您的位置: 听心首页 > 心理职业 > 职业理论 > 大地震后的心理援助:我们要学会告别(下)
作者:夙依

大地震后的心理援助:我们要学会告别(下)


  哀伤辅导的四项任务
  
  一是要接受失落的事实。地震之后,很多受灾者的精神状态处在一种应激状态之中,在这种状态下,他们会不由自主的否认丧失的事实,他们内心拒绝承认丧失。在这种情况下,葬礼和祭奠活动就可以很好的帮助他们正视自己的处境,接受失落的事实。
  
  二是经验哀伤的痛苦。没有痛苦是不可能的,每一个做哀伤辅导的心理工作者都应该明确也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要正视受灾者的痛苦情绪,帮助其宣泄,引导其倾诉。通过关系的互动帮助受灾者内心的压抑释放,只有将种种痛苦和压抑释放出来,才能逐渐接受分离。
  
  三是重新适应一个逝者不存在的新环境。当受灾者接受了事实,宣泄了痛苦,还要帮助他们重新适应这个变化后的世界,对他们而言,世界已经发生了改变,他们失去了曾经不能割舍的一部分,在这个阶段,尤其要注意不要让受灾者的哀伤发生投射和转移,不要让他们通过联想和替代的方式——比如说将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将他人的痛苦当成自己的痛苦等——来适应环境。
  
  四是将情绪的活力重新投注在其他关系上。不是促使生者放弃与逝者的关系,而是协助他们在情感生命中为逝者找到一个适宜的地方,使他们能在世上继续有效的生活。也就是说达到内心的分离,不是遗忘,不是忽略,不是替代,而是怀念以及记忆。
  
  这四项任务中,最适合在地震发生后一个月之内去做的,就是第一项任务:接受失落的事实。在这里我给出一个切实案例。在汶川大地震之后,2008年6月24日,心理咨询师锁朋老师和她的心理志愿者队伍在绵竹体育场安置点进行了一场“七七”祭奠仪式,等于是为在场所有的受灾者,做了一次团体的哀伤辅导。在这次辅导中,主要是以祭奠仪式和朗诵挽歌的方式进行的。我节选其中一段挽歌进行简要分析:

来,归来吧
爱的呼唤
期许 承诺 和等待

走得如此突然
还来不及说出再见
来不及再看看熟悉的脸
留下多少遗憾和挂念
纠结在天地之间

好想再凝望你的双眼
诉说日日夜夜的思念
好想拉着你的手
再次抚摸那厚实的温暖
这一刻,我们在一起的时间
一一浮现

今夜月亮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天空像清洗过一般沉寂
只有萤火虫悄悄地聚集在一起
为夜行人带来远方的消息


就要离去
仿佛看到你微笑着
渐行渐远
留连的眼睛
在夜空回望曾经的家
尽管有一千个 一万个不舍
回归的脚步
依然坚定而平静


在期待我说出——再见
那一直黏着在血肉灵魂
徘徊在唇齿之间
的——再见
开口之前
心!早已被泪水填满

说出来一句再见
原来是如此艰难
如此不安
如此绞缠
说出来
原来你和我都在期盼

今夜 挥别我最爱的人
你们一路走好
再见了 亲爱的
一路走好
再见了 亲爱的
一路走好

  
  挽歌的第一、二、三段是对遇难者的在地震中突然辞世的哀叹、惋惜和对过去的追忆,共情地表达了失去亲人的痛苦和依依不舍的深情,帮助参与者释放压抑的哀伤情绪。第四段描绘大自然的寂静,烘托庄重的气氛,让激烈的哀伤情绪得到一个缓冲和平静。第五段描绘了遇难的亲人魂灵虽然不忍心离开人世间,但是他们需要和我们活着的人作别。本段引导与遇难的同胞告别。第六段以共情的表达陈述了与亲人告别的艰难和痛苦,再次释放悲伤。第七段在悲伤中渐渐平静,暗示活着的人与死者告别对双方都是很好的,理智地准备和死者告别。最后一段情绪重新调整后勇敢地和亡灵告别,反复吟咏“再见了,一路走好”,强化告别仪式的目标,划清生死的界限。
  
  这样的祭奠仪式有着重要的心理动力学意义,表现为:第一、通过固定的仪式,提供了一个特定的时间和空间,完成与丧失的客体的分离;第二、众人聚集得以分享和获得支持,也是为了社区的一种对丧失与死亡的修通;第三、所致悼词和个人对死者的哭诉,个体的冲突和痛苦用社会和文化可以接受的方式得以表达。
  
  在内心和死者做一个告别是哀伤辅导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是基于哀伤过程的假设,如前文所述,“与逝去的亲人在内心逐步分离”是“悲伤过程假设”的核心论点。
  
  一个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
  
  在地震发生后,很多心理援助人员奔赴灾区为失去亲人的受灾群众做哀伤辅导,在大中城市,关于哀伤辅导的工作坊、短训班也在积极开展。但是,在实际工作中,真正有效可行又符合当地文化和传统的方法少之又少,大部分只是很个人化的安慰和情感支持。甚至常常有报道心理咨询师的“哀伤辅导”让遇难者家属受到二次创伤,成为心理援助的笑话,为心理援助这项伟大的工程留下了很不光彩的一笔。
  
  在汶川大地震之后,有这样一个关于心理援助的案例。一个短期来做心理援助的咨询师给一位失去儿子的妇女做辅导,引导她宣泄丧失儿子的悲痛,鼓励她哭、引导她回忆孩子活着时的情景。但是激起了这位母亲的强烈反感,见到心理援助的人竟然躲起来。后来经过了解,原来在当地的习俗中有这样一种说法:亲人死后头七天每天要哭送死者,七天过后到七七四十九天前就不能哭了,不然的话死去的亲人无法转世托生。
  
  这是一个哀伤辅导只重视形式而没有关心到人内心感受的案例,虽然每一个心理工作者都有着一颗善良而真诚的心,但哀伤辅导并不是上几堂课、学几个花拳绣腿的技术招式就可以做好的。它涉及到哲学、宗教、民俗、医学、社会学、心理学等等学科,尤其是关乎我们人的终极去向的问题。
  
  因此,当我们到达灾难的第一现场,到达了最前线,在做心理援助的时候,不要忘记,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有坚实的理论基础、扎实的实践经验还有不可或缺的强烈责任心。
  
  谨以此文,献给玉树灾区和所有奋战在玉树灾区的心理工作者,希望这能为灾区的心理援助工作带来一点切实有效的帮助。
网友评分
网友评论

地板

引用 琪琪 的话
这首诗写的真好。
中间很多专业化的东西看不太懂,觉得应该是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才能看明白。

我觉得除了灾难之外,任何一个亲朋的逝去都需要这种辅导,因为都不能分别吧。

我也看不懂,不过我觉得这首诗写的很酸,要是在特定的场合还可以,要是在平常,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写于 2010-05-05 09:15:07

板凳

我喜欢这首诗,尤其是那句:
引用内容
说出来一句再见/原来是如此艰难/如此不安/如此绞缠/说出来/原来你和我都在期盼
写于 2010-05-01 18:37:56

沙发

这首诗写的真好。
中间很多专业化的东西看不太懂,觉得应该是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才能看明白。

我觉得除了灾难之外,任何一个亲朋的逝去都需要这种辅导,因为都不能分别吧。
写于 2010-04-24 11:36:28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温馨提示:游客只需填写好名字就可以评论,无需注册
用户密码
温馨提示:如果您是会员,填好您的用户名和密码再发表评论,可免除登录
验 证 码
验证码 我不喜欢验证码,能不能不再输入?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