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听心首页 > 心理话题 > 亲子教育 > “父母皆祸害”:控诉与成长
作者:夙依

“父母皆祸害”:控诉与成长


  不久前,一位高中教师找到我,非常困惑的表达她的担忧,她说她女儿不止一次的对她和丈夫说:“你们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可也是伤我最深的人。”她说她隐约的感觉到了她和丈夫对孩子的教育方式或许出了问题,他们似乎让孩子越走越远,虽然孩子很优秀,考上了理想的大学,虽然她的同事们都在羡慕她教育孩子的方法,并且向她求教,可她还是感到了一种恐惧,她说她感觉孩子这一次离开家,是再也不会回来的了,因为她和丈夫或许对孩子真的造成了太大的伤害,而她也不敢跟别人分享她的教育经验,孩子的优秀不完全是因为她的教育,更多的是孩子自身的追求。
  
  我问她是如何教育的,她沉默许久。她和丈夫都是教师,因为工作的性质,她作为一名老师,她的女儿作为她的学生,有太多的眼睛盯着她的女儿,也盯着她。无论从哪个层面,她都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不优秀,带着这样的心态,她对女儿的教育是严厉的,甚至是苛刻的,对女儿的要求很高,控制也很严密,女儿几乎没有自己的空间,就连写私密的日记,也会被她和丈夫上纲上线的分析和研究。她说她以为自己读了很多年教育学,没有谁比她更懂得孩子的想法,可最后孩子冷漠的眼睛,让她害怕了,她说她感受到了,女儿对她近乎绝望的控诉。
  
  而在和她女儿小颜交谈的时候,小颜说了这样的一段话:
  
  “他们在人前是标准的好爸妈,是成功的家长,可是我感受到的并不是这样。从5岁开始,我就被强迫参加各种圈圈叉叉班,对我的精神戕害就开始了。学习成绩下降了,立刻就冷眼面对,家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画画出错了,就拼命的撕掉我画的不好的画;弹琴,如果一段弹了两三遍还出错,他们就会质疑我的智商质疑我的能力……我只能沉默、听话、服从,虽然从来没有动手打我,可是这种精神上的暴力更让我无法接受,上了中学,我最常听到的话就是他们都是老师,所以我绝对不能丢他们的脸。后来我只要一听到他们的脚步声慢慢靠近,我就会产生一种巨大的恐惧,就好像濒死的恐惧一样。高中以后,我和男同学多说一句话就要招致羞辱、轻蔑、否定我的努力,似乎我只要和男同学走的近了就是要堕落了,就是下贱了,就是不自重不自爱了。在这些监视、控制之中,我感到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被杀死。我是靠着一种信念撑下来的,我一次次的对自己说,就到高中毕业,当我满足了他们的欲望,考上了理想的大学之后,我就还清了,他们给我的命,我还清了,以后,我要为自己活着。我爱他们,可我也没办法不恨他们。”
  
  小颜其实并不孤单。在“父母皆祸害”小组里,像小颜这样控诉父母的孩子有很多很多。在小组内组建“公益帮助小组”的心理咨询师王占郡说:“刚看到那些帖子时,我感到非常震撼:这里就像‘家庭教育错误博物馆’,让我看到一个‘家庭教育重灾区’。错误有轻有重,道理有左有右,但孩子的情绪、痛苦是真实的!”事实上,家一直都是亲密关系的所在,却一直是人世间最深的伤害和怨恨的制造者。
  
  “家”的内涵在变化
  
  家是什么?家庭像社会和个人一样,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发生着变化。社会心理学家阿琳•斯果林克指出,未来数十年内家庭会因社会领域发生着的3中变化而产生不同的需求。首先是经济领域。越来越多的女性外出工作和女性主义的观念影响,将婚姻的文化理想,推向了更为平等的方向。其次是人口学的因素。家庭结构日益缩小,两代之前期待的多子女家庭,现在却变成将经济资源集中在一到两个子女的抚养上。第三,也是最重要的结构性变化,是“心理贵族化”。这意味着,教育水平的提高和闲暇时间的增多,人们变得更内省,对内在体验更为关注。无论是在工作场所还是在家庭,人们都对温暖和亲密有了更高的需要。
  
  在过去,当家庭生活更多地被视为是对社会角色的服从时,人们是不会对这些情感的缺失不满的。但现在,人们都期待家庭生活应该提供快乐和满足,家庭问题的出现也就是在意料之中了。
  
  “父母皆祸害”最初的控诉者,突出特征圈定为老师们的子女——也许有道理,教师,正好是社会主流意志最重要的输出口。媒体的报道也把子女与父母的冲突简化为“50”后父母与“80”后子女的代沟。但事实上,现在的控诉者从90后到50后、从待业青年到留美博士全都有。他们之所以能够迅速理解彼此,只有一个共同原因:都受过父母的伤。就像小组QQ群招募贴中说的:“我认得你,因为你是另一个我。”
  
  相反的声音,无论是批评或是提供建议,在这里都被强烈的排斥和反感。小组成员们最常感慨的是:“小白菜和非小白菜真是两个物种。”他们觉得,说话的人根本就不明白他们曾经或者现在正在经历着什么。或许,置于“父母皆祸害”小组组规之内的一句话可以让我们清晰地了解他们的初衷:我们不是不尽孝道,我们只想生活得更好。在孝敬的前提下,抵制腐朽、无知、无理取闹父母的束缚和戕害。
  
  是孩子不孝还是父母无恩
  
  “我们只想生活得更好”。究竟是什么意思?其实就是“如其所是”。然而对很多人来说,想要生活得更好,要逾越的障碍,却似乎比跨越千山万水还要艰难。因为他们要逾越的是,有毒性的父母有意识、无意识在他们的成长中留驻的烙印。
  
  一直以来,父母的爱被当然地描述为伟大而无私的,是无条件的爱的象征。“孝”字当头的观念深藏在我们的集体文化意识中。像胡适那样提出“父母无恩论”的实在是稀少。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胡适所论及的反而是真实:“我想这个孩子自己并不曾自由主张要生在我家,我们做父母的不曾得他的同意,就糊里糊涂地给了他一条生命。况且我们也并不曾有意送给他这条生命。我们即无意,如何能居功?如何能自以为有恩与他?他既无意求生,我们生了他,对他只有抱歉,更不能‘示恩’了。”然而,更多父母就是在“示恩”,他们把孩子视作没有独立意志的附属品,最经常说的话就是:“我这是为他好……”“这是我的孩子,要他怎样就该怎样。”
  
  早有心理学家将母亲的类型做了研究,并得出“自恋型母亲”对子女最具伤害。这类型的母亲,所有的焦点和目光都集中在自身,她要么完全忽视孩子的需要,要门以自己的想法为出发点完全地控制着自己的孩子。作为她的子女,尤其是女儿——就像她的另一个自己,意味着要尽一切努力去迎合她的需求,成为她欲望的外延。
  
  家庭治疗学派心理学家刘丹早就说过,只有孩子心中才对父母有着真正无条件的爱,不然孩子不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讨好父母,忠于父母,哪怕是用伤害、毁灭自己的方式。
  
  心理学家将家庭行使的根本任务定义为:为家庭成员提供一个发展的母体,让他们在其中能够发展成为成熟的、心理健康的人。如果从这个根本任务出发,那么那么多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家庭、不同年代的人们却暴露出惊人相似的问题,也就不足为奇了。

  
  控诉,迈出第一步
  
  随着现代社会心理学知识的广泛普及,让我们有了意识,开始去反思、反抗父母的行为。但“控诉”对很多人来说仍是非常困难和难以接受的。承认父母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在某种程度上不仅意味着对赐予我们生命的父母的背叛,也是一种对文化的反抗。
  
  然而控诉是值得肯定的,它是一种意识层面的觉醒,可以带动潜意识里的深层解冻。在一个孩子2岁大的时候,正是他开始说“不”和“我的”的个性化过程,开始发展出属于自己的爱好、需要和欲望,以便从容不迫地从父母那里独立出来、形成健康的自我意识,贯穿一生。正常的父母,会允许这一过程有条不紊地自然发生,然而,很多父母出于保护、爱的原因,又或者出于不放心、不放手的想法,而让这一过程受到严重阻碍。孩子被迫无限制的推迟了这一过程,始终没办法发展处自己的需要、欲望、想法和情感。当他们成长之后,在发展自我意识的方面就会面对极大的困难。
  
  开始控诉,就意味着孩子和父母分离的开始,他总算可以表达属于自己的声音,自己的意志。这是力量的体现,让子女在声讨声中感受到自己的自我意识和独立。我们首先要认识到存在问题,才可能改变。而且,我们的成长中必然有离开父母天地、背离父母过程,自然会有对父母的批判。
  
  超越“控诉陷阱”
  
  “父母皆祸害”小组里并不像人们想的全都是80后、90后的孩子们,还有许多六七十年代,甚至五十年代的人在控诉他们的父母。许多人,到了三四十岁,与父母青春期的对抗没有结束,到了四五十岁控诉还未完结,还想着要把15岁时不能讲的事儿和父母讲清楚。有可能父母已经改变了,甚至去世了,他们还没能放下。
  
  所有的孩子都有两种本能:被爱的本能和去爱的本能。两种本能是各自独立的,就算没有被爱,还是会有去爱的本能。两种本能都需要有机会自由表达。正是这样的原因,那些憎恨父母的孩子们,在控诉之后仍然无法释放去爱父母的本能,这让他们的内心更加痛苦。
  
  很多控诉者都像文章最初的小颜一样,以为长大成人独立之后,远离父母就好了,就不被祸害了,但心理上与父母不断的纠结却隐含着这样的语言:他们还在幻想着父母会对自己好,会满足自己的期待。
  
  为什么那么多人无法放下对父母的怨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需要找到父母爱自己的证据。然而这无疑是一个悖论,满眼只有怨恨的人,是不可能看到爱的证据的。但越是确实,人们越会生成一种强烈的渴望,并以此去批判父母,进入更加失望的环节。放不下,只意味着沉溺于控诉的情绪、自怜自艾不能自拔,只意味着时光早已飞逝,却仍将自己固定在受害者的位置上,像当年收到父母的妨碍一样,改由自己妨碍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前行。这就是“控诉陷阱”,是我们必须超越的瓶颈。
  
  “要父母道歉、认错、改正”,控诉者这样说。然而,真正的和解却需要先在自己的内心进行。比控诉更重要的,是要与自己的生命能量联结,完成自我的成长。当我们变得有力量,可以更好地生活,就不会再紧抱着对父母的怨恨,和他们的关系也会随之改变。大多数人控诉,是因为他们只看到自己被父母所要求、控制或忽视,而父母本身不仅仅是这个角色,也是普通的、有很多局限的人——父母用他们有限的生存模式左右了孩子成长,父母无力给予孩子的或许正是他们内心缺失的,他们使孩子受伤了却可能一无所知。
  
  我们都曾是孩子,大部分人也会成为父母。没有完美的孩子,也不可能有完美的父母。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能注定被祸害,也注定成为祸害。成长,也许就是历经磨难、不断接受失望、逐渐学会理解和接受人性的过程。但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成年人,每个人都拥有最好的机会,用自己期望的爱的方式对待自己,将那份缺失的爱,由自己注入,从自己内心长起来,而不是寄托在渐渐老去的父母身上。
网友评分
网友评论

沙发

感觉十一月份,听心终于恢复了正常发文章了,之前的文章都不怎么好了,感觉好像没什么主题性的东西似的。

这篇文章写的真好,孩子嘛,叛逆的时候都免不了要跟父母犟一犟,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事儿,但是有的人非要将这些夸大。当然了,现在很多父母就是想不开,总觉得孩子是自己的。我觉得那个父母无恩论太有道理了,孩子也没说非要出生啊,是我们替他们决定的,所以做父母的就应该偿还。而且这种偿还还必须是有责任感的,以孩子的未来为考量的,是为了孩子考虑的。得听到孩子的声音才行。
写于 2010-11-10 10:05:04

板凳

引用内容
感觉十一月份,听心终于恢复了正常发文章了,之前的文章都不怎么好了,感觉好像没什么主题性的东西似的。
就是说啊,感觉这个月好多了,文章也开始恢复到原来的水平了,不过这个月还是没有壁纸吗?

文章很好,父母无恩,我觉得有道理的,毕竟孩子不是自己要出来的,是父母之间的结果,对孩子负责是所有父母都应该做的,而伤害孩子,多半也是出于为了孩子好,只是用错了方法,孩子在控诉了之后,得学会原谅,才能成长。
写于 2010-11-12 13:49:13

地板

来自爹妈的伤害,很多时候孩子都记不住,真亏了还有人能记住,如果还需要控诉,那真是说明已经伤害到了一定程度了,不然的话,一般孩子都是记不住的,老师、父母、亲人,这些一般给孩子的都是压力,而且是多方面一块儿给压力,这种压迫本来就是一种伤害了,所以中国人没创新能力,不要去找这个找那个,就从中国这种集体主义教育想一想原因吧
写于 2010-11-12 14:04:13

4楼

这个月的壁纸没有制作,因为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在忙。下个月应该会恢复壁纸制作。
写于 2010-11-12 18:17:29

5楼

老师家的孩子一般都是很大的压力,感觉自己无时无刻都被控制着,我就是典型的这种,所以我就越来越压抑,压抑到了最后就爆发了,上了大学就再也不回家了。现在年龄大了些,感觉就好一些了,上大学的时候从来不想家,也不愿意给家里打电话,更不愿意参加什么同学会之类的,那些对我来说全都是噩梦一样的东西。
写于 2011-01-01 08:54:45

6楼

"父母无恩,我觉得有道理的,毕竟孩子不是自己要出来的,是父母之间的结果,对孩子负责是所有父母都应该做的." 这句话我有些不理解,
* 父母如何才可以有机会与孩子商量,得到同意才让她们来到世上呢? 有(   )没有(N )。
  
既然没有可能怎么可以怪罪父母。试想一下如果父母当时已经清楚的知道“18年的责任”具体是什么的话,她们会同意吗?她们会感觉她们有能力做到孩子满意?保证不得到“父母皆祸害”的下场?

不知其他人如何,反正我当时是没有想的那么清楚具体的“责任”之细节;方法和我的操作能力。现在想起来,如果当时知道那么清楚,说不定还又多了一对“丁克”呢!


写于 2011-05-16 11:51:06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温馨提示:游客只需填写好名字就可以评论,无需注册
用户密码
温馨提示:如果您是会员,填好您的用户名和密码再发表评论,可免除登录
验 证 码
验证码 我不喜欢验证码,能不能不再输入?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