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听心首页 > 心理专栏 > 宫学萍 > 宫学萍专栏:怎样让孩子不撒谎
作者:宫学萍

宫学萍专栏:怎样让孩子不撒谎

  女儿刚过三岁生日,就学会了撒谎。
  
  这让她老爸很着急,大呼小叫地追问我——怎么办?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那一脸的严肃劲儿,就好像我们的宝贝儿真的撒了什么弥天大谎,对不起全人类一样。
  
  其实,还真是一件小事儿。
  
  前些日子女儿牙疼,医生要求限制她吃糖。我们就和她定了一个君子协议:每天只吃三颗糖。可今天这小丫头实在太馋了,就耍了一个小聪明,对刚到家的我声称“一天都没吃糖了”,希望能糊弄着再吃一颗。不过小孩子毕竟还是小孩子,撒谎也不知道要背着人,就傻乎乎地当着知道底细的老爸的面儿,随口胡说八道。结果,自己糖没吃着不说,还把她道德感极强的老爸彻底搞焦虑了。
  
  那么,怎样才能让孩子不撒谎?
  
  还是想想我们自己吧!你在什么情况下不撒谎呢?
  
  我的答案是——在用不着撒谎的时候。
  
  或者说,在我们不撒谎的结果,也不会比撒谎糟糕太多的情况下。
  
  相信很多和我差不多年纪的朋友,小时候都听过“华盛顿和樱桃树”的故事。说句实话,当时我最强烈的感受,根本不是佩服小华盛顿同学的诚实与勇敢,而是打心眼里羡慕他居然有这么一个好爸爸!最心爱的樱桃树被人砍了,居然没把肇事者打个屁股开花?
  
  要知道,我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没留神把同学家的花瓶摔碎了,我可是宁肯两个星期不吃早饭还钱,也不敢告诉家里人。因为我害怕啊!比起享受“诚实的好孩子”的赞誉,我更愿意少挨一次男女混合双打。
  
  所以,基本上我敢断言,如果华盛顿的故事是真的,那么,他的真诚与勇敢差不多就是因为他知道(至少是潜意识知道),他老爸不会把他处理得太难看。
  
  同样的道理,我也相信,生活中大多数人撒谎,都是因为那一时刻的他实在感到自己无力承担保持真诚的后果——不管是经济上的,还是心理上的。就像今天的我,不管再把谁家的花瓶碰碎了,也用不着跟老爸老妈说谎了。
  
  诚实是一种美德,同时也是一种实力的表征。它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作保证:一是自我的力量感,二是可预见的被宽容。这不是简单的道德教育能解决的问题。如果家长过度要求孩子保持诚实,往往会造就一个“极不诚实”的孩子,用更加隐秘的方法对家长,更多的情况下是对他自己,不诚实。
  
  而我,更关注接下来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就那么害怕孩子撒谎?尤其害怕孩子对我们撒谎?
  
  谁又能真正做到一辈子不说谎呢?哪怕把所谓的“善意谎言”都除外,就单说那些有点儿不够善良,甚至就是故意撒的谎,我也承认自己说过不少。比如,对于我父母的某些热心指点,我经常是满口答应,然后不出大门就“忘”个精光,该干嘛干嘛。但这也没影响我做一个符合基本社会道德规范的合法纳税好公民啊!
  
  具体到家长的问题上,我猜想,做父母的不能忍受孩子对自己说谎,除了不愿孩子“变坏”的道德洁癖之外,还有一层原因就是对于“失控”的深层恐惧。很多人都愿意相信那个流行甚广的观点,说孩子生下来就是一张白纸,父母有责任、有义务保证这张白纸一尘不染,更不能让它沾到什么污水墨迹。所以,他们必须时刻对孩子的情况保持绝对掌握。如果孩子向他们撒谎,自然就影响他们看不清,当然就是不能被允许的严重错误了。
  
  但我更认同蒙特梭利的教育观点:每个孩子心中都天然有一个精神胚胎。只要这个胚胎能在充满爱与尊重的环境中自由成长,孩子自己就会发展出对他来说最合适同时又是最精彩的未来。父母对控制感的过度追求,可能更多是想自己的需要被满足吧。
  
  所以,整整想了一天,我也没想出怎样才能让女儿可以不为多吃一颗糖而撒谎的好办法。当然,根据行为训练或者习惯养成的原则,我可以实施“坚持不让她因为撒谎获益”之类的方法。但我不愿意。现在,我更多享受一种身为母亲的自恋感受——看,我家女儿多厉害,这么小就知道用策略了,总比隔壁那个只会坐地上打滚儿的小孩儿强得多啊!
网友评分
网友评论

沙发

很有道理,我女儿现在也会撒谎了,而且也是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那天跟我和她爸爸说,她觉得胃不舒服。这话是大人说的话啊,当时她一说出来,我俩就乐了,然后她又接了一句,她说“我的胃需要肯德基了”。我觉得这种小孩子的话,其实不算是撒谎,很可爱的。
写于 2010-09-25 08:43:05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温馨提示:游客只需填写好名字就可以评论,无需注册
用户密码
温馨提示:如果您是会员,填好您的用户名和密码再发表评论,可免除登录
验 证 码
验证码 我不喜欢验证码,能不能不再输入?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