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听心首页 > 心理互动 > 互动调查 > 行走时我们在想什么?
作者:夙依

行走时我们在想什么?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上一次你听许巍的这首蓝莲花是在什么时候?在城里开车遇到交通堵塞;上班高峰期赶地铁听着ipod;还是周末跟朋友在KTV里忘情飙歌呢?
  
  其实许巍唱出的只是你内心想追求自由但俗世却由不得你的人生象征——正如你曾经迷恋笑傲江湖,但现在只能玩网络游戏过瘾;你曾经向往陶渊明,现在只能暗恋桃花源;你曾经还想征服世界,但现实却只能暗中潜伏。不过别因此就轻易封闭心灵,将自己埋藏在都市繁华的梦里,尽管这样做是轻而易举的。因为在动车组、喷气式飞机、互联网发达的时代,有工具取代了行走,有网络替代了思考,一切都是快捷、便利、机械的。
  
  记得有则笑话,一个人买了10头驴,当他骑在一头驴上数数时,发现只有9头,当他下来数的时候,又有10头,于是他说:“我步行就赚一头驴,骑驴就损失一头,还是步行比较好。”笑过之后,不由的反思,这恰恰预示了,科技的发达,很多时候会蒙蔽我们的双眼和内心。先哲蒙田说过:如果我坐下来,我的思路就不畅通。我的双腿走动,脑子才活跃。走路时有某种东西在启迪和激发我的思想。我呆着不动时,完全不能思考。
  
  失传的步行艺术
  
  你也许会不屑:走路谁不会啊?是的,双脚不仅能带我们丈量大地,更能帮我们放飞心灵。但很多人都忘了,也没有这份心智去体会,这不仅仅是个体的变化,10年前情侣们约会、逛公园压马路,是件惬意的事。现在,如果相亲对象提出到公园走走,而非开着汽车带着你去四处兜风,这个男人多半就会被扼杀在摇篮中。
  
  1749年10月,一个酷热难耐的中午,卢梭去探望在家的朋友狄德罗,从巴黎走到樊上,卢梭一边走一边翻看着杂志,突然豁然开朗,“大量活的思想”向他袭来,他兴奋到了极点,倒在路旁的一棵树下昏迷了半个小时,“这次散步是我一生中最特殊的体验,令我成为另外一个人。我的生命由于这次散步,而获得了非常积极的转变。”一次散步竟然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现在我们多是开车或是打车,到一个咖啡厅或者酒吧,在杯盏交错中交流思想,然后再坐上车赶往下一场。住在楼房,工作在摩天大厦,晚上去咖啡厅,周末逛商场。我们的双脚不断地失去着,丈量大地的机会。内心不再那么敏感与丰富。
  
  其实想要体验自由,与大自然交流,跟自我对话,最好、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莫过于走路,正如一位哲学家所说:“我认为步行是人身上最自然和最光荣的东西,多走一走,一切都会变得很好。坐车太多则一切都很糟糕,只要坐在车里,人们就已经有点远离最初的人性了。”
  
  工业化发展过渡之后,高科技让我们远离了最初的人性,最本真的思考。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回归。每个步行者都有自己的想象地理,用步幅丈量出私人想象世界的幅员——这句话出自英国作家,乔夫·尼科尔森的书《散步:失传的艺术》他这是在向现代人提出警示,正是痛感步行艺术的缺失,乔夫·尼科尔森在20多年中游历纽约、伦敦、洛杉矶、拉斯维加斯等城市之后,于1998年出版了这本书,其副标题是:关于徒步的历史、科学和文学。其实有很多作家都喜欢走路,甚至很多灵感都是走路时产生的。狄更斯走遍伦敦,波德莱尔自称城市行者,本雅明写过《闲逛者》,华兹华斯诗兴大发的时候,会在家门口花园的小道上大步流星,蒙田在书房里一边散步一边写作,苏罗在瓦尔登湖寄情山水。散步加写作,是文学史上一道经典的风景。
  
  新徒步主义
  
  从事IT业的莫鑫,因经常加班,身体感觉不适,被迫在晚饭后到楼下步行,在不经意间遭遇到了一种历史和哲学。夜晚的中关村璀璨安静,没了白天的叫卖和喧嚣,反而更能感受到高科技的脉搏,和所谓的“硅谷精神”。穿过北四环,走到北大校外的路上,莫鑫一下子就想起了当年读书时候的生活。青春太快就过去了,很多东西都忘了去品位,只后悔自己没拿个小本子,将曾经的体味都记录下来。
  
  这就像《散步:失传的艺术》所说的那样:“通过行走,可以象征性地把城市据为己有。”步行并不只是个体偶然的行为,它背后有固定长期的组织和活动,比如“走路马拉松”、“走路上学日”、“专业散步”等等。每年的10月3日到7日,是“国际步行上学周”,有30到40个国家,约300万到400万人参加。1994年,美国疾病防治中心发起“走路去上学”的活动,鼓励孩子、家长、老师和校区领导步行去上学。让他们体验步行的益处和创建安全行人社区的必要性。在美国肯塔基州,当维尔市中央学院,学生们还可以选修“散步的艺术”这门课,阅读一些著名的漫步者的著作。如康德和尼采,还会和教授以及他的狗在附近散步。
  
  1992年,世界卫生组织宣称:世界上最好的运动就是徒步。有人认为徒步是所有运动中惟一能终身坚持的健身方式。每周坚持步行两次,每次20分钟,就能显著改善情绪,让人更加积极和乐观。步行既是你与自我相处的时机,也是促进与他人关系的时刻。在行游的过程中,心灵可以升华,生命的潜能可以激发。精神上甚至可以超越痛苦。莫鑫重新看《在路上》这本书,有顿悟之感:“某个晚上我散步时路过一幢幢的房子,每幢房子的客厅都亮着灯。金黄金黄的颜色,在电视屏幕的蓝色方块里,每个家庭的注意力都被同一个节目牵引着,没有人说话。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狗在冲你叫。它闻到了人脚的气息,发现你不是车轮。”
  
  步行不仅是一种生活传统,也是一种不断更新的观念。1999年,美国艺术家、未来主义者麦克·E·亚瑟提出了新徒步主义(NewPedestrianism,简称NP),这是一个基于步行的理想化城市主张。倡导环保,减少机动车,多使用太阳能,试图解决社会、健康、能源、经济、美学等多方面的问题。这在经济危机之后显得更有意义。
  
  德国作家安格利卡·威尔曼在《散步——一种失意的逗留》一书中写道:走路和写作都很简单,却很有共性。走路时你一脚前一脚后,一步接着一步,写作时你也是一个词语接着一个词语往下码。有什么比一个脚步更简单的呢?有什么比一个词语更简单的呢?可是如果你将无数这样的脚步、足够的词语连接起来,就会成为一些特别的东西。
  
  搜狐女性频道曾发起过关于行走的调查,有1683人参加,其中尽管绝大多数人都能意识到,行走是很好的放松方式,但能经常散步的人还不到三分之一。主要原因是工作繁忙没有时间,要么就是住处的附近没有公园或适合行走的场地。我们都应该来回答自己这样的一个问题:行走或散步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答案可能是各种各样的——风景很漂亮、你正在进步、怀念过去憧憬未来、生命的意义生活的态度、可能发生的对话和事情、幸福的点滴……那么你会想什么呢?欢迎给听心发送邮件(aizyi@tingxin.net),分享你的行走感悟。
网友评分
网友评论

沙发

通常情况下,我在走路的时候会考虑晚上吃什么,因为一般来说,我都是下班走着回家。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的值得思考,虽然每天我到家之后,都是媳妇儿给我做饭,基本上都是她做什么我就吃什么,但是我会想象她做的是我想吃的,不然很难吃下去的。
写于 2010-08-31 16:08:40

板凳

走路的时候会觉得很踏实,这是任何一种代步工具都不能带来的感受。
写于 2010-09-01 14:32:05

地板

文章里的这些故事真好,非常的生动,而且很有哲理。行走的时候,也就是晚上带着女儿散步,通常这个时候,我想的都是,女儿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呢?有时候也会想,女儿可不可以不要长大,总是这样天真无邪,该多好。
写于 2010-09-04 09:14:54

4楼

我比较懒,在通常情况下,我是绝对不会选择走路的,可以打车啊、公汽啊,很多代步工具。唯一喜欢的走路就是逛街,如果逛街的话,我会想给自己买什么东西,有的时候还会幻想自己变成超辣的身材,然后穿什么样的衣服可以高回头率。不过都只是想想,我喜欢看衣服试衣服,就是不喜欢买。
写于 2010-09-26 09:01:44

5楼

一、读心术:人心并非深不可测,人的相貌、表情、言行举止里均蕴含着心理、情感的密码,掌握了“望、闻、问、切”这四种解码方式,我们就能像中医把脉治病一样,根据人们在社交中的面部表情、身体姿势、声调以及语言方面的表现去揣摩人们的真正意图。
  【阳光心健】特邀柯茂林:武警总部心理危机干预专家组成员,武警安徽总队医院心理科主任,安徽省心理咨询学会常务理事,安徽省心理卫生协会常务理事,合肥市心理咨询师协会副会长。安徽卫视“第一时间”栏目特邀心理顾问
月份    天数    上课地点    课程主题    授课老师
9月8-9    2    安徽•合肥    读心术    柯茂林

写于 2012-08-16 10:56:28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温馨提示:游客只需填写好名字就可以评论,无需注册
用户密码
温馨提示:如果您是会员,填好您的用户名和密码再发表评论,可免除登录
验 证 码
验证码 我不喜欢验证码,能不能不再输入?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