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听心首页 > 心理话题 > 两性之间 > 离婚:当我们面临它
作者:夙依

离婚:当我们面临它


  洛雅说,离婚三年了,现在她仍然解释不了在那几秒钟里自己怎么变得那么确定,这份确定使她做出了离婚的决定。那时,她跟她的妹妹说:“这是我跟森度过的最后一个夏天。”她的妹妹和她当时正在海边上陪着孩子们玩,她们的丈夫在遮阳伞下面聊天。她的妹妹看着她,惊呆了:“出了什么事儿?”她只能沉默着,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确实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儿。她和丈夫结婚12年,分过两次手,都是家庭大战后的感情用事。而这一次,两个人都非常平静,似乎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苏醒了,它让他们平静地接受了分手,而且绝不反悔。
  
  很多人可能都有过与洛雅类似的体验,他们感到分手的决定推动自己行动,温柔地推翻一切的否定与抵抗。
  
来自内心深处的笃定

  法国家庭调解员若林斯·达昂认为,这种确定来自直觉,不会弄错。很难用语言来诉说这种明显的感觉,但有过这种体验的人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感到自己再也不能回到从前。这个细节富有意义,它对两个人的关系提出决定性的质疑。
  
  30岁的林晓“在齐达的阴影之下”生活了5年,最后她终于意识到:在这段关系里,她的个性永远都不可能得到舒展。“他代表了我没有拥有过的父亲。我遇见他的时候,我才19岁,他比我大10岁。他教会我一切。当时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他的作品,是他塑造了我。直到有一天,我想换个发型,给他一个惊喜,我以前一直留长发,我决定剪一头帅气的短发。他气坏了,跟我大闹了一场。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几个小时以后,我明白了:我跟他的关系并不是建立在爱情至上,而是所属关系上。他爱的不是真正的我,可惜我当时也不知道真正的我是什么样。第二天,他还在生我的气,他要惩罚我,就像惩罚一个孩子,他离开家去上班的时候,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这时我决定离开他,我知道,对我来说,这时关系到自我存在的大事儿。”
  
  不管分手的决定是源自对自己处境的顿悟,还是来自潜意识漫长的发展,这个决定都证实了这样的一个事实:很长时间依赖,你都不满现状,甚至因它而痛苦,只不过你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分手的决定很少是一时的异想天开。
  
  林晓说:“最开始,我自己都很惊讶,分手的念头怎么会那么坚定。我周围的人也都觉得我是一时冲动,不过是个头发长短的问题而已,何必闹的这么严重。但是这些想法都错了,其实,当时我就知道这是对的,可我宁可闭上眼睛,捂上耳朵。”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去看,我们不能把这些突然的决定看成是“一时冲动”。如果自己已经感到无可挽回,那就证明两个人中的一个已经临近忍耐的底线。随后的过程很简单,它会向我们确认已经知道却不敢承认的事实。
  
决定之后跌宕起伏的情感

  做出离婚的决定之后,先会感到一阵轻松,然后就会开始怀疑和恐惧,想推翻决定。最初的确定开始消退,浮上心头的是对将要失去的事物的担心和对被抛弃的恐惧。于是,就开始了和自己的“讨价还价”,变身成为伴侣的律师,为伴侣和这段关系辩护。想起这个阶段,林晓说:“当时我反反复复的问自己,还有人能想齐达那样爱我吗?我试图说服自己不要小题大做。”
  
  负疚感和坚定会循环出现。这是因为,尽管在内心深处,人们认同并确信自己的决定,但离婚的前景还是让人产生深刻而艰难的怀疑。这多多少少是一种难以克服的挫败感。
  
  尽管男女做出分手的决定有若干共同点,但是男女的过程却大不相同。我们会注意到,推动大多数女人离开的是情感的挫败和对自我的追求。而推动男人离开的,首先是日常生活的沉重感、牢笼感,或者对时间流逝的深刻体悟,它们都在推动着男人去追求新鲜的东西。女人往往是一个人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而男人不是这样,最经常的情况是,他们已经有了一个追求的对象,或者已经有了新的伴侣。
  
  46岁的老马毫不尴尬的承认,自己绝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无用的后悔上。他受不了“日复一日,缺乏惊喜的平淡生活。”离婚的契机出现在一个晚上,他从事务所走路回家,“我没有刻意去想,脑子就自然而然开始过电影:20年的共同生活;1年前儿子翅膀赢了想单飞;一份规规矩矩的工作。我对自己说绝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生命太短暂了。一个月之后,我认识了一个女人,现在我跟她一起生活。离婚对我来说,就是开始一场和时间的赛跑。”
  
留下,为了孩子

  为了不让孩子痛苦而不离婚,这可能被看作夫妻为孩子做出的牺牲,或者保持婚姻的一个借口,但孩子将会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
  
  莎莎有一个15岁的儿子。她离婚两年了,离婚前她用了好几个月来“消化自己的决定”。“我心底很清楚这是对的,但一想到家庭的破裂,我就六神无主。更可怕的是,有一天儿子放学回来问我,离婚是不是要分孩子。我觉得我当时心都快碎了。我想为了孩子我也不能离婚。可是一个多月之后,我和儿子共同目睹了他的一个同班同学,因为发现了父亲的婚外情而悲愤自杀的事情,这件事给我们的触动都很大。儿子还是很理性的问我,离婚的理由。当我跟他说明是我和他父亲的性格不合感情不融洽的时候,儿子慢慢能够理解了我的决定,也能够站在我的立场上替我思考未来的生活。所以我终于结束了这段对我而言没有意义的关系了。”
  
  为了孩子而不离婚的父母,让孩子背负了太沉重的负担。他们为孩子做出牺牲,可孩子由于被内疚折磨,反倒成了牺牲品。但是如果夫妻双方对此有过充分的考虑并清楚地说明,那这个决定就变成有益的。因为夫妻关系运转失灵后,还是可以在尊重和信任的基础上建立共同抚养的关系,只要这个关系让夫妻双方都有一定的自由空间。
  
离开,为了找到自我

  人们常常承认离开伴侣是为了另一个人,但不要忘了:他们之所以有机会遇上另一个人,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伴侣关系感到不满意。夫妻之间的不和谐给外遇提供了可能。尽管,看起来,人们是为了另一个人离开自己的伴侣,但实际上,他们是为了自己而离开的,因为他们不想再留在一个让自己不满意或者平淡的关系里。
  
  在这样的情况下,另一个人的出现就是一个催化剂,启动了分手的进程。但是要小心,如果我们为了另一个人出现而离开原来的伴侣,但却没有弄清楚是什么导致了第一段关系的失败,那就有可能重复失败,还会错误地把新伴侣放到拯救者的位置上。
  
  在遇上今天被她称为“跳板男人”的傲伟一个月之后,李亚轻易地就放弃了自己7年的婚姻,“我还没有对自己放弃的关系做个好好的总结,就匆匆忙忙跳进了一段新的关系,这是个错误。结果就是:我跟傲伟的关系仅仅维持了4个月。我一下子崩溃了,要面对两份失去的感情。两年前我离了婚,为了看清自己的问题,我开始进行心理治疗。当人们问我有一天会不会要开始新的生活,我的回答是:我每天都在开始新的生活,通过照料自己,找回自己。”
  
  找回心里和情感层面的自我完整,花时间反思自己的人生选择,确定自己真正的愿望,这些都应该伴随着分手的整个过程。为了让分手成为一个“跳板”,就必须通过分手开始真正的自我质疑。要想进行任何对自我有利的工作,都有一个前提:首先要承认自己对这段关系的失败负有责任。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从挫败感中解放出来。
  
  离婚4年之后,林晓回顾了这样的过程:“我找回了自我,找回了自信。跟齐达在一起的时候,他塑造了一个他想要的我。我承认,我的一切成长都与他不可分割,这里面有一些是自我成长所必须的,所以我在他的羽翼之下,过的很舒服。当我的自我中与他所需要的有所抵触时,我们的矛盾才发生。离开他以后,我需要从零开始,像一个刚刚离开父母爱巢的孩子。但如果让我从头再来,我还是会选择离婚,而且会更早地离开他。”
  
  离婚的决定,只要不是为了逃避,都有可能成为一段通向自我的跳板,那无论它带来多少的痛苦,都是自我成长的一段历程。
网友评分
网友评论

沙发

我应该就是那种很不愿意分离的人了,我就没办法和人轻易的分手什么的,现在的老公也是初恋,我觉得这样很好,简单而且幸福。两个人在一起还不就是一个相互接受和改变的过程么?就算能改变的不多,至少也会为了彼此相互适应。离婚,不论对错,我觉得都是一种失败的象征了。
写于 2010-08-22 09:26:46

板凳

觉得这个配图有点儿意思,离婚就像分蛋糕,把曾经共同拥有过的财产、生活、感情、回忆统统瓜分。谁也吃不到全部,也必须割舍一部分,然后再带着自己所拥有的,去寻找下一份可拼接的蛋糕。不过往往,寻找下一份的时候,就需要打碎了全部拥有重新组合了。
写于 2010-08-24 10:25:47

地板

分手的一开始肯定是很痛苦的,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慢慢就不会了。只是,离婚的两个人感觉应该完全不同吧,婚姻都走到这么一步了,分开肯定是两个人都解脱了才对。过不下去就应该分开了,不然的话对双方都是折磨。
写于 2010-08-29 11:40:03

4楼

婚姻除了感情之外还有很多责任和不能忽略的东西,因此就算过不下去没了感情的两个人离婚了,对彼此的生活也是一种痛苦。
写于 2010-09-02 14:54:15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温馨提示:游客只需填写好名字就可以评论,无需注册
用户密码
温馨提示:如果您是会员,填好您的用户名和密码再发表评论,可免除登录
验 证 码
验证码 我不喜欢验证码,能不能不再输入?
评论内容